Now Playing Tracks

Count Down : 10Days

今天是史瓦濟蘭先王的生日,所以國定放假一天,賺到這個額外的假期,絕對不能夠浪費,所以就在回台前來個自助小旅行。我邀請家扶中心的兩位新朋友,三人於早上七點半搭著當地的公車Kombi來到Ezuiwini的Mantanga life center (公車費去程6R,回程7R),參加Swazi Trail Adventure tour旅行社八點鐘的腳踏車Safari,從這個點騎到Miliwane Game Park。收費380R,還真是貴呢! 到了現場之後發現我們竟然還有一個同型的伙伴,也來自台灣的Christine是行經史瓦濟蘭的背包客,才從馬達加斯加玩完,打算一路北上到衣索匹亞,她是一個剛離職的時尚雜誌記者,真佩服她自住非洲的勇氣!她十分隨遇而安,買單程機票、一路打算走陸路北上,各國簽證也都打算在邊境辦,住宿也是隨機挑選,一切都是先到了那邊再說,很酷。

大概騎了30分鐘到Miliwane,沿途會經過很原始的土屋社區,也經過了國王和王母的寢宮。Miliwane也是第二次來,去年12月李主任開車帶我們來過,現在冬天再來一次,在當地導遊的帶領下看到更多動物,河馬、藍鶴、特殊的羚羊、Warthog、斑馬、牛羚都有遇到,滿幸運的,回到台灣前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沒有親眼目睹獅子的英姿,留在以後去南非的克魯格國家公園看吧!

整趟騎了5個小時的腳踏車,屁股好痛,之後到上坡都用牽的,加上昨天才爬完Sibebe,大腿也比較無力,騎完有種快要虛脫的感覺。不過看見這麼美的景色又實現了在這片土地騎單車的願望,心裡也滿開心。

接著我繼續趕場,當地教會的朋友替我準備了烤肉歡送Party,謝謝上帝讓我在這片土地上預見這群可愛的朋友,他們準備了好吃的BBQ (Braii),大家在悠閒的午後,享受陽光和音樂,度過美妙的時光。

晚餐還有一攤,是和英文老師的道別晚餐,她和她的男朋友、我、自強一起到Ezuiwini的Gables Mall的Spur吃晚餐,我點了五分熟的Garlic cheese steak,還滿好吃的。我將老師和她男友的英文名字翻譯成中文,寫給他們當作禮物,邊吃飯邊聊天,談了很多關於教育的問題,還有為什麼台灣人幾乎都要戴眼鏡。晚餐過後請老師看電影,史瓦濟蘭唯一的Cinema就在Gables Mall,平時看院線片一部是32R,每個禮拜三有半價優會,通常我們會選星期三去,但今天只能看原價了。我們選了World war Z,Bred Pitt的最新力做,也是殭屍片一部,被嚇了好幾次,感覺還會有續集呢! 

Count down:11 Days

image

第二次爬Sibebe

一次是夏天,一次是冬天,

截然不同的景色

image

Sibebe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岩石山,第一大的是澳洲Uluru Rock,

去年去澳洲的時候本來打算要去爬,但因為行程和預算考量排不進去,

沒想到來史瓦濟蘭當兵,有機會遇到世界第二大的岩石山!

image

這一次爬Sibebe是和台北醫學大學暑期志工團的學生、外交部史瓦濟蘭親善大使、還有幾位醫療團團員及主題醫療整外蔡醫師,和大使館的曾秘書及他的女兒,一行共32人,因為人數眾多還特別請了一個導覽Guiding我們好爬的路線,這著Guide叫做Innocent,他看到我的國旗衣還說很喜歡,希望之後我回台灣幫他帶一件XL Size的回來。

Sibebe的入山費要15R,我們一個人再給導遊10R,所以不到台幣100元就可以享受到美麗的風景。Sibebe的山名來源其來有因,傳說很久以前這個區域的酋長舉辦了一場競賽,並宣稱只要在這場比賽中拔得頭籌獲得冠軍的話,就可以繼承酋長的財產和娶他的女兒。比賽的內容是爬上眼前的這顆巨大石頭,石山的另一面十分傾斜滑溜,酋長派了手下在山上拉著繩索,讓參賽者可以沿著繩索往上爬,即使如此,仍有不少人失手墜落山谷,斷送性命。在這場競爭激烈的比賽中,Sibebe這位年輕人表現出色,小心翼翼的爬上巨石,眼見就快要抵達山頂時,酋長卻見他面目醜陋而臨時反悔,要手下鬆開繩索,Sibebe因而墜落巨岩、葬生谷底。從此之後,人們為了紀念這位勇士,便將這座山取名為Sibebe Rock。

image

Innocent沿途中轉述他小時候的故事,有一天傍晚太陽西下、黑幕俯蓋大地,他趕著牛群要回家,赫然看見Sibebe山上竟然有個火球在上上下下地滾動,他緊張的回到家裡問祖父究竟那團火球是什麼,祖父回答他:那是Sibebe的靈魂,他還在那邊侍讀要藥爬上山頭呢! 但是不用擔心,Sibebe是個善良的人,他不會攻擊你的。從此之後,Innocent更相信Sibebe背後的傳說,即使他這一生只有目睹過那一次火球。

image

還記得去年11月爬Sibebe爬到下山時鐵腿,這次下山後還是覺得健步如飛,看來這段時間爬了不少山還是有訓練到腳力的。冬天的Sibebe一大片乾草黃染大地,搭配上藍天白雲有另一種美感,而且這個時間爬山也不會太熱,能在回台灣前再爬一次Sibebe還真棒!

Count Down: 12 Days

image

役期進入倒數第二個星期六,史瓦濟蘭的天空依舊湛藍,空氣依舊乾燥,白天高掛的非洲烈日將整座山間小城烘得暖洋洋的,好像夏天一般,但一進入到屋內,陰涼的寒氣依然不斷得提醒著你現在是屬於冬季。

image

今日受到侯爸和侯媽的邀請,到他們位在Manzini的家中作客。侯爸是旅史高爾夫球協會的會長,侯媽是史瓦濟蘭的僑務委員,兩位在史國僑界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也很照顧當地僑胞,侯爸為了感謝役男們在之前的非南華人高爾夫球賽中的幫忙,特地在我們離開前設宴邀請我們。侯媽的手藝真好,每道菜都是自己燒的,不比餐廳遜色,除了三色蛋、螃蟹、蝦子、魚、滷肉等等,準備了炸醬麵、綠豆湯和蛋糕,餐桌上大家互相敬酒,感謝侯家盛情款待。

image

侯媽和侯爸還準備了感謝狀給所有役男,看到時真的覺得很窩心,也很感動,雖然只是小小的貢獻,但長輩們都有看在眼裡,讓這張感謝狀格外有意義。

image

距離回家的日子越來越近,雖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但要離開時的不捨還是日副一日的增長,與期待回到家鄉土地的興奮之情在腦海中矛盾的相擊,迸裂成午夜夢迴,燈火闌珊之下的惆悵。

非洲的九個月體驗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卻是人生中意外的美麗插曲。今日許多人上街頭抗議陸軍下士洪仲丘命案,身邊朋友一連串在網路上攻訐國軍生態和當兵生活,使我更懷感激並相信自己當時堅持的決定,這段時間待在非洲收穫很大,就像是國外年輕人主張的Gap Year一樣,讓我沉澱、思考,改變某些價值觀和目標,並在搖晃不定的畢業恐慌中找到一條平靜安穩的河流,引領我航向下一幕的人生劇本,即使位來依舊充滿變數,但這趟旅程中得到的勇氣將拌我突破難關,大概是這股在非洲得到的力量讓我更加成熟了吧!

Count Down: 13Days

義診:Big Bend, Matata, Mahlebaneni Primary School

參加人員:醫療團全體、北醫志工團全體、親善大使全體、技術團和職訓計畫役男、當地雇工(Mlondi, Phindile, Nqobile, Sweli)、衛生部派遣的口腔衛生師兩名(Abel,Precious),超級龐大的團體!

今日一大早六點半,我們就從住處將義診須要使用的器材和藥品搬上四輪傳動的「非洲戰車」,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駛往義診地點:距離Mbabane約一個半小時的Big Bend,沿途接了幾名同事。

這次的場地選在一所大馬路旁邊的小學,選在星期五來,該小學因此取消了課程,學生們幫忙清理場地和搬桌椅,我們迅速的把動線和診間布置起來。當我們在準備的同時,許多民眾也已經開始排隊,看來今天會非常忙碌。

依照往常的模式,所有來求診的病患必須先到第一個教室的報到處,填寫基本資料,量身高、體重,成年人會加量血壓或血糖,接著依照順序排列在診間外等候指示。第一診間裡坐著張醫師、兩名醫學替代役男,第二診間裡坐著陳醫師、廖醫師和我,最後就是陳媽媽負責的藥局 (這禮拜因為護士Amanda陪同整形外科醫師在醫院裡開刀)。

這次透過我的爭取,首次嘗試於台灣醫療團義診期間提供拔牙的服務。我連絡了衛生部的負責醫師Dr. Mabuza,再出發前一天才敲定派出Abel一起去義診,另外從Manzini借調Precious和拔牙器械、手套、針筒、消毒紗布等等。Precious大約快接近中午時才抵達義診場地,在那之前我都還提心吊膽的,不確定到底有沒有辦法辦成這件事情。我設計了義診的牙科檢查單,兩為中山牙的親善大使跟著我,幫我填單子,身為學長遇到有趣的Case也會teaching一下。看到Preciuos出現的時候,心裡非常感動,很謝謝Dr. Mabuza的安排。她帶來了一箱消毒好的拔牙鉗和牙頂以及其他會需要用到的工具,我們趕緊安排早上篩檢過後需要拔牙的三名病人拔牙,以小學生的椅子取代醫院裡的診療椅,開始工作。直到下午他科醫師轉診的病人越來越多,差點忙不過來,最後麻藥注射器(syringe)都用完了,只好跟病人說抱歉,無法再幫他們拔牙,只能夠替他們轉診到鄰近的Good Shepherd Hospita、Lubombo Health Care Center等醫院。在臨時診間工作,也要很小心的避免器械汙染,而要在這些有限的器械中找到適當的工具,也考驗著執行者的能力,不諱言也有遇到困難的拔牙case,若我無法Handle時,就要請比我更會拔牙的Abel幫忙,有他在我也放一百顆心,畢竟他的臨床經驗比我長久。

這一趟義診非常的忙碌,要不是下午三點之後就限制掛號,求診人數可是源源不絕、大排長龍,最後總計報到人數將近四百人。目前還沒有仔細算過來看牙科的病人和有被拔牙的病人有幾位,但很高興自己替台灣醫療團推動了一個新的義診型態,其實很多病人就是因為沒有辦法抵達醫院或缺少資金看病才會來義診,以往和台灣醫療團一起義診時,因為沒有自己的一套牙科器械,通常只能看過病人之後替他們寫轉診單,給他們一些消炎止痛藥,沒辦法真的為他們現場解決問題,也因此我一直在思考怎麼樣才能夠供給這些病患即時的解決之道。曾經有過和其他國際義診組織合作的經驗,他們準備了齊全的牙科移動式診療椅、材料、消毒鍋、各式工具,能夠替病人當場補牙和拔牙,甚至進行小型的緊急手術,這除了需要國際組織與當地政府良好的合作關係之外,也需要足夠的經費或募捐才能夠促成,管理的能力也很重要,若這些東西都具備了,就只要把工作人力投入就能夠運轉了。這一次我們只能算是商借當地政府的器械資源,順利的合作關係也取決於自己之前為對方單位的付出和肯定,未來希望醫療團能夠想出一套計畫永續經營這一塊。

義診過後的晚餐,廖醫師請所有的志工團、親善大使、還有役男們到Ezuiwini的Boma吃晚餐,感謝廖醫師的慷慨大方,讓大家在勞累的一天後能大飽口福,也借此機會和這些年輕人們更加認識。

 

Count Down: 14Days

image

倒數兩周!!!

今天阿彌陀佛關懷協會的小朋友們千里迢迢來到M.G.H治療牙齒,這批來到醫院的都是經過篩檢後需要盡速(Urgent)的孩子,由黃校長帶隊,浩浩蕩蕩驚果兩個小時抵達Mbabane。

治療過程中,也是有許多小朋友會緊張、哭、不配合,其中幾個很合作的,我就能把各個位置需要補、需要拔的一次做完。但很特別的是我幾乎都用中文在指示這些小朋友。醫院也體諒這些孩子是從孤兒院來的,完全沒有跟他們收半毛診療費,實在是阿彌陀佛感激不盡。

有時間再詳述這一整天的治療過程,這一整天看了14個小朋友,除了其中一位小朋友是同事幫我看的之外,其他都是我自己來了,從早做到下午都沒休息、吃飯,到現在還在腰痠背痛。但是能夠幫他們把牙齒保留住、去除口腔中感染發炎的病徵,免掉忽視治療導致恆牙要拔除的可能性,心裡開心滿足的感覺油然而生。校長也不斷的感謝,我都快不好意思了,她大概沒想到我對付小朋友如此有耐心吧!而且我盡量把病情說清楚,交代該注意的事項,也讓校長很放心,自己能得到病人的讚同也很欣慰。

image

晚餐御廚請我們吃飯,Luxy Garden再度雀屏中選,不過御廚還親自下廚,借用Luxy Garden的餐廳燒了幾道私房菜給我們大快朵頤一番,只能說史瓦濟蘭的國王真是太有口福了,天天都吃得到這麼美味的台灣料理和中國菜!

正在大展身手的御廚,和今晚的令人食指大動的大餐!在這裡能夠不變胖嗎?許多當地人享受不起的餐廳,都被我們這些外國人去透了,說不定很多史瓦濟蘭人一輩子也不會踏進高級餐館吧!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好像過得太奢華。

* <Luxy Garden> Facebook

Count Down: 15 Days

星期三的早上,幫忙一個院內護士、專跟杜醫師神經外科手術的Lindiwe的女兒做上顎後牙的根管治療。還進去開刀房為了下周的手術做些觀摩準備。下午幫一個中國人開的中北餐廳的老闆娘拔阻生智齒,很不好拔,經驗還不足,最後牙根掏得很辛苦,勞駕同事Dr. Shongwe出手相救,最後縫了6針。

                                    <今天拔了像是左下角的這種智齒>

整形外科蔡主任也於今日來訪,今天晚上大使宴請醫療團以表示歡迎,地點選在華利。之前有個笑話,華利沒有吃超過50次,役男不能退伍,還記得我們是來到史瓦濟蘭後的第二個月才吃到這間餐廳,當時大家對於我們”這麼晚”才首次進入華利感到非常訝異,可想而知後來我們到這裡光顧的次數有多頻繁了。

老闆陳爸和老闆娘陳媽人很和善,也都自己燒菜,吃起來有台灣家鄉味兒。它們是從二十多年前來到史瓦濟蘭生活,這間店應該也開了十五年以上了,裡面一些服務生甚至是從當時一直在這邊工作到現在,多多少少也學會一些中文了:水果、飯、飲料….單字都沒問題。沒有仔細算過,不曉得離開前到底來吃過幾次呢?

                      之前到陳媽媽家的周末聚會,也是非常豐盛的一餐!

Count Down: 17Days

                                         <在醫院開會的景象>

星期一,忙著把上周到ACC義診的病例資料整理,輸到電腦裡做統計。也敲定了小朋友來治療的時間,本周四和下周四,再加上下周的整型外科唇顎裂計畫,和許多事前排定要幫忙治療的病人,還有幾乎每晚都要外出的應酬,非常密集的工作和活動令人都快要忘記要「離開史瓦濟蘭」的感覺。

image

這個夜晚是我們的感恩季,宴請所有的醫療團團員,和當地其他照顧我們甚多的朋友們。地點是位在Ezuiwini Corner Plaza的Luxy Garden,這間中國菜餐廳和另一間在Mbabane的華利餐廳是我們這一年在史瓦濟蘭吃過最多次的餐館。Luxy Garden的老闆Michel叔叔上周六也宴請我們到這邊吃飯,今天我們馬上又光顧一次了,他們家的菜色有許多創意料理,擺盤、配色都很講究,師傅是從四川請來的,著名的菜色是水煮牛肉,又麻又辣,香氣逼人。老闆的女兒凱凱負責管理這間餐廳,因為常常來店裡光顧,也是我們的好朋友之一。

藉由這場像是謝師宴一樣的餐敘,感謝在這邊天天相處的台灣醫療團同事,也希望未來在我們離開之後,醫團能繼續蓬勃發展。

image

送給大家的紀念品,仿南非知名酒莊Four Cousins的酒標,依照每個對象的特色設計slogan,再貼附在他牌紅酒瓶上,大家收到都很開心,十分有趣!

Count Down: 18 Days

image

星期日的早上,上了在史瓦濟蘭最後的一堂英文課。我很喜歡我們找到的英文老師Vamile,她是個認真負責的好老師,也是一所明星高中的英文及法文老師,除此之外還是少數我見過具有守時觀念的史瓦濟蘭人。她的英文發音很標準,也會糾正我們的口語謬誤。每次和她上課我都與他東南西北的聊,不是那種很嚴肅的課,就是從聊天的話題中去學習新的單字和用法,若下一屆學弟想要請老師,我會大力的推見她的!

下午到Roger哥家為了七月底的文化之夜練習樂團,在史瓦濟蘭的這幾個月,因緣際會下和當地僑胞的孩子們組了一個樂團 - Garage Band ,延續上一屆學長的傳統。我彈烏克麗麗,Roger哥家的兩個女兒負責彈電子琴和吹長笛,武官的兒子吹小號,其他役男打鼓和吹陶笛,另外還有一個甜美主唱。就這樣東湊西湊兜在一塊兒,由我當團長發號練團命令,還有準備練習曲目跟帶團練習,廖醫師身為榮譽團長,總式虧我是”傅” (副)團長。至今Garage Band已有過兩場公開表演:一月份花姐離開時的離別晚會 (Farewell party),另外一場是在大飯店Royal Swazi Sun的Conventional center受邀演出,活動為非南地區華人高爾夫球年賽。

Roger哥家很美,房東是英國人,所以整個社區營造成英國鄉村的風格。他們承租的是一棟三房一廳一廚房、兩層樓的別墅,一個月的房租大約8000 Rand,不過含網路、女傭、管理費等等,Veiw就是史瓦濟蘭的高山,還有社區游泳池,十分超值。我們剛來的第一個月就到Roger哥家烤肉,印象很深,因為我的相機也是在他們家摔壞的,那個時候初抵不久就發生此事,真是心如刀割。現在最後一個月要準備離開了,Roger哥特別挑選在練團的這一晚又舉辦的烤肉Party,準備了令人食指大動的各式烤排、雞翅,和滿箱的啤酒、汽水,邀請醫療團和正巧來到史瓦濟蘭的親善大使團來玩,Roger哥的太太Wendy姐也做了好吃的甜點和義大利麵,非常的豐盛。

好舒服的夜晚,吹著涼風徐徐,大家圍著烤爐取暖、歡笑,綠色的山景隨著日落變成了剪影,而星辰逐漸清晰。這樣快樂的生活,輕鬆的步調,也是史瓦濟蘭旅程中意想不到的體驗。感謝在這裡照顧我們的朋友!

Count Down: 19 Days

image

阿密陀佛關懷協會(ACC)的總部設在台灣,在香港、馬來西亞等地設有分會,發起人慧禮法師於1992年緣化非洲,目睹非洲愛滋病蔓延、百萬孤兒四處流浪,病苦、貧窮、動亂、死亡籠罩這塊黑色大地。於是立下 「埋骨非洲 - 五世轉世為非洲人」的度眾悲願,開啟了以非洲五十三國為版圖,設定三百年的弘法進程。最早,慧禮法師在南非開普敦創建非洲的首座大乘佛寺-南華寺,繼之於馬拉威成立第一所佛教創辦的孤兒院,收養培育當地孤兒、提供技能培訓及病患醫療、致力社會教化、協助保存非洲本土文化等多元服務。希望孤兒在安全、舒適的環境中接受教育,學習一技之長,並接受道德禮教與佛陀智慧的薰習,使身、心、靈平衡成長。1如今ACC除了南非和馬拉威之外,在史瓦濟蘭、賴索托、辛巴威、喀麥隆、那米比亞等地都籌備了據點,逐步展開輔導當地孩童並宣揚佛法的大業。

 

ACC以「人」為本,注重「家庭」價值觀,每20名兒童配合兩位保母為一個家庭單位,不同的家庭再組成「兒童村」,他們就住在兒童村裡。負責ACC建築工作的邱大哥和我們介紹他設計的三合院式兒童村,目前因為學生還不滿預計招收的500人,在教學大樓蓋好之前,部分兒童村目前充當教室使用。志工們來住的這幾天也是下榻其中一個兒童村的宿舍,而我們是借住男眾宿舍。但在史瓦濟蘭的土地上看到雕梁畫棟的中國式的建築,還真是有種突兀的感覺,問到邱大哥這個問題時,他說西式教堂蓋在亞洲城市也不足為奇,而這些都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image

image

ACC念書的小朋友,皆為隔代教養的孤兒或是寄住在親戚底下的棄兒,經過介紹和家訪來到這邊接受教育和養育。ACC安排他們大大小小的生活,因為是佛教學校,所以只能吃齋飯,每天還要四點多起床準備五點的早課,傍晚會有另外一場晚課,各是一個小時,這些非洲小孩真能跟著法師誦經、跪拜和禮佛,實在令我們這些來賓大吃一驚。此外,無論男女,都要學習中文和傳統中國武術,校方特聘了武術老師,每天早課後開始6點到7點是練功時間,幾乎大家都能連翻好幾個跟斗,還會不同的武術套路,這些大部份華人都辦不到的事情,卻只是他們生活作息的一部分。

 image

星期六晚上,為了迎接我們這群志工,和歡送另外兩個來訪的團體,院方特別安排小朋友表演傳統舞蹈和中國功夫,真才實料的演出令人嘖嘖稱奇,我都覺得我自己果真成了「東亞病夫」了,他們各個像是舞林高手,決不是花拳繡腿。另外小朋友們還一起唱了幾首中文歌,甚至還有台語歌「浪子的心聲」,從這群黑人學生的口中唱出來還真有種矛盾的感覺,不得不稱讚他們標準的中文,原來大多數的非洲小孩只是欠栽培,不然依他們本身就會的複雜部落語言來看,學習其他語言的能力是很驚人的。

 image

星期六白天幫忙志工團教小朋友怎麼刷牙,正確使用牙刷的方式。志工們先演出了一部短劇,帶給小朋友一些觀念,和牙齒知識之後,把主持棒交給我介紹正確的刷牙方式,我找了幾個小朋友出來示範貝氏刷牙法,出國前準備的海報又派上用場了。當然,並不是所有學童都聚精會神認真聽講,小朋友還是小朋友,將牙刷當彈力球丟在地上,或聊天、或翻滾的調皮個性顯露無遺。後來分成六個小組,由志工們帶開來練習以確定他們是否真正學會。

image

下午和小朋友們一起去踢足球,也讓他們體驗持相機拍照的感覺。白天天氣就很熱了,小朋友真的很想要照相,一直過來說:「老師,換我照了!」,他們大概把相機也當成玩具了吧!不過還不錯的是,他們在使用完相機之後都會還給我們,並不會想要占為己有,但會說「謝謝」的沒有幾個。北醫志工團這一趟來史的計畫中,就包含了要教小朋友用相機,並帶其中幾位學生回到自己的家園,捕捉熟悉的畫面,希望藉此瞭解孩子們背後的故事。2

image

前一晚住在ACC,看到永身難忘的星空,雖然溫度低得讓人直打顫,還是不得不多欣賞幾眼清晰的銀河。冬天的史瓦濟蘭只要沒有雲霧,總是能夠看到滿天星斗對著你眨眼,大約三四點的星空銀河的光彩會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星座盤一般的天穹,要不是因為四點多起床做早課,大概也沒有機會看到這一幕了吧!寧靜的美,更是令人屏息。

image

image

image

無論不同宗教的差異有多大,每個人心中都有各自的解讀和接受程度,但我相信那勸人為善或引人相愛的立意是不變的真諦,我們該珍惜的是它正面的影響。雖然經過這一趟ACC之旅後,聽見各式各樣的評價,但身為一個旁觀者,我希望這些孩子不會在原生文化和外來文化之間產生混淆,教育、宗教和慈善之間的結合是需要仔細評估的。

image

 

[]

1. 參考ACC官方網站

2.  北醫志工團相關<新聞報導> :陪孩子回家 非洲赤子心計畫

We make Tumblr themes